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浪人connan的博客

荣华富贵尽云飘,欲界人间也逍遥。要问余庐结何处,霞红旭日倚门娇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遍尝酸甜苦辣,浪迹海角天涯。 要问我的爱好,画画、纸雕、萝卜雕、木雕、泥塑、面塑、蜡塑、刻纸、剪纸、陶瓷、歌剧、评剧、豫剧、京剧、越剧、粤曲、黄梅戏、弹评、弹唱、宋词元曲、散文诗、长篇短篇小说、旅游、乒乓球、羽毛球、@#¥%*&……(有些新奇古怪的只能用特殊符号表示了) 要说我的工作,教过英语,做过企业培训,编过企业刊物,策划过企业活动,做过企业宣传,电话销售,外教中介,导游,翻译,展览会筹备组织,贸易,@#¥%&…… 要说我的资产:三无人员

网易考拉推荐

花之都,菊花石原产地  

2013-03-17 10:38:19|  分类: 广东花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花都,城市的名字以及许多地名、街道名均源自于菊花石,菊花山上产的全国唯一的特殊的灵秀的淡黄色菊花石。第一次见到一块菊花石,是在花都石头记矿物园的地下展览厅,很震撼,确实很有菊花的灵秀,无论颜色或里面菊花的形状。按分析,应该就是石英,围绕着某种颜色的矿物而形成,是火山爆发的产物。光看石英的聚集,就可以有菊花辧的形状,也不足为奇。奇的是能这么美。这次的游记,将有最后一天说起。最后一天,我做了非常兴奋而重大的决定,趁离开花都之前,去一趟菊花山,寻找菊花石。目的地就在花城村的花鸡亭后面两公里左右,原以为很容易找到。网上也看到一个说明,人家还真的在那捡了很多,都是现成,不需要挖采什么的。为了探险的兴奋,我放弃了找本地人带路的方案,自己问路去了。结果从9点半走到11点半,发现没大路了,硬着头皮沿小路继续往深山野岭走去,后来一想,这个时候开始是被兴奋冲昏头脑了,毫无装备,也没任何对付毒虫和蛇等危险的准备,连食物和水都没带,我居然去走那些幽深的小路。走到将近一点钟,我去到一个断崖,终于路断了,难以回头。挺庆幸基本技能还算不错,从山上爬到了山脚,然后选择往右走。就这样一个选择,终身留下一个遗憾的印记和一段苦恼的回忆。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决定,要是向左,很轻松走过一片芦苇就是出路了,不到五分钟的路程。而我往右,是密密麻麻的深山乱从林,看到有人走过的痕迹,我自以为很快能找到大路,结果约二十分钟,无意中惊动了一窝不知道什么蜂,个子有拇指般大,黑乎乎的,从一个不显眼的灰色窝里爬出来,密密麻麻,第一个念头是蚂蚁?接着发现有翅膀,我便真的害怕了,慌乱逃,被蛰了几下头部,幸好逃的快,很快就摆脱了,还以为真会死在那了。接着是慌乱的一个小时往山上爬,越爬越高,精疲力竭,居然没能看到路在何方。这时候,如果往下可以回去那个断崖空地,可以随时找回原来的路,也可以喊前面看到的人家,是很好的一个选择。可惜我真没力气走,而且上山容易,下山太难,密密麻麻的从林,荆棘丛生,还有很多蕨类植物,深不见底,真像是悬崖边上那些黑乎乎的深澳,实在太恐怖了。镇定,意外的镇定,也顾不上刚才被蜂蛰了会不会中毒,我坐在原地,饥渴无奈。我离那个空地不远,也许只有那么两百米。但走下去实在不可能,太危险了,几乎等于滚,而且密密麻麻,也没法子滚,哪怕是兔子,估计也难以溜下去。生存的潜能,在这种绝地中焕发,实在难以相信,我居然一步步的往下靠近,徒手折断一条又一条的荆棘和藤蔓,钻过一个个能过的小孔洞,用尽各种的攀爬穿越的动作,真有点像《偷天陷阱》中女主角跳花蕾舞穿越红外线的情景,太厉害了,花了一个多小时,真的走了出来, 身体还算完好无损。庆幸上帝,对我真好。在这种密林荆棘中,植物还是个其次,随便一个动物,可以真把我吓坏,毕竟进退无路,无处可逃啊,要是毒物,真会丧命。这次我长这么大,第一次走这么难走的一段路,第一次遇到生死绝境,惭愧的是这种绝境是没必要的,是犯贱自找的。要是这样死去,别说对不起家里人,对不起关怀我的所有朋友,更是枉费了我的理想和艺术的追求了。早在空地上无路的时候,就不应该走向密林,冤枉路三个多小时啊。要是在空地报警,那就非常容易了。或许根本不需要报警,往左很快找到出路了。哎,人生啊。

我手里一直还撰着捡来的几块破石头(不是菊花石,都不知道哪个才是菊花山,应该说胡乱的走,没碰到),在爬下来的艰难中居然没扔掉。在大马路边等公交车之时,心里想,这么重的石头,现在整个身体都疲惫不堪了,它们还有什么意义呢,要说漂亮,不见得,要说价值,看来是零了。随手就扔了。有点像《love of life》里面主角在生命绝境中,随手就把自己几年辛苦捞的黄金扔掉的情形。扔得毫无留恋。

这,是花都教我的最重要的一课。我真受益颇深,记忆更加深刻啊。那一刻怎样冲破不可能,怎样杀出一条路,原来是那样的匪夷所思。

 要不是花都,也许我还没法有这个勇气来踏出第一步流浪的步伐。犹豫了三年,我始终没踏出省门(以前去外省旅游,不属于真正踏出)。这次,我更强了,也更勇敢了,我毫不犹豫坐火车去杭州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